尼字读音

作者:时间:2020-05-04【 】155人已围观

       母亲体恤而温柔,总是一遍一遍地叮嘱父亲照料好自己,不厌其烦。母亲常常说我\会哭\,我哪得不哭呢?母亲已年迈,女儿离家在外,无力照顾,只有努力,才能慰剂母亲啊!母亲将钱递到我手上时叮嘱着我细点用,那刻我的脑中想着父亲与母亲就当家人的身份做了一次怎样的交接。母亲抡起的棒槌溅起的水花,划起了一道明亮、美丽的线条。母亲说,出去好几天了,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是和事佬,总是小心翼翼呵护着子女和孙辈,对我们的大事小情总是嘘寒问暖。母亲生下最后一胎时,那年我十岁。母亲然后把米饭端上竹楼,竹楼预先铺上一层稻草,木盆盛装的米饭放在稻草上,再盖上被子。母亲说姑姑在近十岁时还不太会说话,大约是有一点智障,母亲不说这个词,只说姑姑是老实人,其实姑姑也真的不智障,的确是个太过于老实的人。母亲节处于春夏之交,此时的节气,农耕已过,温暖惬意,又是周日,这给予了彼此团聚话常的大好时光。母亲甜美的声音覆盖了我的回忆,回过神来,便说:可是正下着大雨呢!

       母亲说,这旧衣有外婆的,有我们自家的,还有邻居的,权作百家衣,会保佑孙子,而且这些衣服经过千万次洗涤,染料的浮色都洗去了,对娃娃的健康有好处。母亲一只手紧紧搂着我的臂膀,一只手攥着我血淋淋的脚掌。母亲是我人生路上的明月,指引我前行,她教会了我很多,小时候她教会了我怎么做事,长大后她教会了我怎么做人。母亲现在已年近花甲,算是个老人了,可她依旧忙碌在田野,尚未日出就已出门,早已日落却还未歇息。母亲的爱是永恒的,她是一颗不落的星。母亲听见太祖母微弱的话,一口气才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的视野也望远了,看到了改革开放给百姓人家带来的前景。母亲却直奔厨房,她要看给我留的饭还热不?母亲从茶丛中探起身子,柔声喊道:像个孩子似的,还不快点,要下雨了。母亲躺在她最钟爱的儿子身边发出香甜的鼾声,仿佛儿时我偎在她总是温暖的怀里。母亲要去地里割麦子,就让我去看麦场,麦场旁边有棵柿子树,我就爬到柿子树上,找个好位置坐下,既编了草绳又看了麦场,并且坐在树上还很透风凉快,时不时的哼唱两句,瞅着那颜色微微黄红的旦柿,想尽办法都要给摘下,吃到嘴里,软软的,甜甜的。母亲躲着不见我,父亲依旧靠着枣树抽旱烟。

相关文章